話說生產都已過了六個月,還是在發懶中,趁著紀錄生產過程重整一下。但是媽媽腦是很恐怖的東西,真的只能加減拼湊一下記憶,難怪一堆人生完沒多久就趕緊記錄下來,我無法啊,特地帶著筆電去月子中心結果都沒打開過一次。

 

 

時間要先回到今年過年,那時候已經大概35週,所以乖乖待在台北沒有趴趴走,初三初四回新竹我家聚會,初四晚上回到台北後,睡覺時一直覺得宮縮很頻繁,默默的計算一下發現是有規律性,雖然不會痛,而且當時我也沒有任何的產兆,不過看大家都說如果有規律宮縮,還是到產房去測一下會比較好,於是午夜12點左右出現在台安的產房,不測還好一測發現宮縮每三分鐘一次,這簡直是要生的節奏了吧,護理師就說「來內診吧」,什麼!我一點都沒有準備啊,果然如傳聞中的一樣,內診超痛的啊嗚嗚嗚,然後馬上就被收住院觀察,不過在更早之前有時候也會發生規律宮縮(可是我那時候不知道是宮縮,還一直想說洪不讓亂動害我肚子好痛,我誤會他了),就抱持著應該休息一晚到隔天早上就沒事可以回家了吧(而且我們什麼東西都沒帶)。

 

台安健保的待產房共有四床,我入住(?)的時候只有我一人,剛開始還覺得真棒棒,花少少錢自己住一間,白天就可以回家繼續躺我的床了吧。

 

到了清晨其實已經不太宮縮了,這時候來了另一床,聽起來週數跟我差不多,猜測也跟我一樣是因為過累所以宮縮不舒服。沒想到早上醫生要來之前,可能我有下床去上廁所的關係,又開始宮縮,醫生來後覺得我這個週數也不用安胎了(他根本是覺得我要生了吧),就繼續把我留下來(燈冷),說觀察到晚上看看。原本還跟朋友約好初五要到我家玩桌遊耍廢的,就這樣泡湯了嗚嗚。

 

然後到了下午又來了一床,產婦一來沒多久就開始打電話跟別人說她當時的狀況,大意是她過年在台中出遊,全家要去騎腳踏車,但她人不太舒服就在便利商店等待家人,然後就破水送醫院,在台中的醫院住了一晚決定叫救護車送回台北,花了一萬多(好多),重點是這個產婦週數很小,好像才20幾週吧,聽到我都害怕惹。都破水了要絕對臥床,但是聽她講電話的感覺好像不是很擔心(?),可能只是破一小洞,還有修復的可能吧。

 

終於到了晚上,但是護理師輪過一個又一個(有嗎?),醫生說好的到晚上再看看呢?根本就回家吃大餐了吧醫生!晚餐過後跟護理師說醫生講觀察到晚上,如果沒事就回家,護理師去請示過醫生後,又說到隔天早上再看看!?醫生為什麼要欺騙我的感情嗚嗚,我是還好啦有病床可以躺,老鴨睡在看護椅上已覺得腰酸背痛了吧呵呵,變成三人的待產室熱鬧了起來,說實在不是很好睡,再加上要綁著測胎心音的儀器,壓著肚子很不舒服,要去廁所都要請護理師來解開,孕婦又超頻尿,到最後我都覺得不好意思,可是還是一堆尿要解啊啊啊。

在醫院睡得第二晚,凌晨又來了一床,這次待產房四床都滿囉,新加入的這一床終於是要生的產婦了,她入住沒多久後麻醉科醫生就來打無痛了,聽她痛苦的呻吟聲,頓時覺得絕望,連打無痛都這麼痛苦嗎?醫生還說了如果再打不進去,就不打了之類的,聽到我都冷汗直流,不過還是有成功,真替那位產婦感到開心,無痛很重要的啊!

 

早上隔壁床那位跟我差不多週數,可能也只是因為太累而宮縮的孕婦,在醫生巡房的時候跟醫生說她要回家(因為她想家裡的女兒),好有guts啊,她的醫生就說了妳要回家我也攔不住妳,也是位瀟灑的醫生,經過我旁邊的時候有偷瞄一下,的確是位(相較)年輕的醫生(還是我懷下一胎給他產檢?)。等到我的醫生來巡房的時候,我也是說「我要回家!」,這次醫生不留我了,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東西離開醫院!終於又重見太陽了(不過也才住一天半)。就這樣結束莫名其妙的宮縮驚魂

 

接著直接到了最後一次產檢,當時38週,醫生就只說胎兒頭圍超標,可以生了就開張催生單給我?!要我到產房去跟護理師預約(?)催生。先把資料交出去,護理師說要去生之前打電話去問一下即可,每天早上如果待產的人沒有很多,護理師還會打電話給我們問要不要去生一下。

回到家後覺得這一切都太不真實了,有種「什麼?我要生了嗎?我還沒準備好欸」的念頭,都38週了還沒準備好是哪招啦,就一直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去催生。產檢後緊接著就是228連假,老鴨說在這個時間去催生很不錯,畢竟他不希望在上班時候接到電話說要生了,會太措手不及,不如趁他放假,就趕緊去生一生。可是我還是好猶豫啊(天秤性格來了),後來上PTT(我的人生不能沒有PTT)看別人的經驗,催生快得有三五的小時就生出來,也有催到48小時的,抱持著「好吧,再怎麼慘不過就是兩天嘛」的心情決定好了,在連假的時候去催生吧。

 

至於怎麼生、生多久,就看下集好了哈哈哈哈哈哈,來看看我會不會拖稿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寶嘉康蒂辣 的頭像
寶嘉康蒂辣

寶嘉康蒂辣

寶嘉康蒂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